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敬老院资讯 >

养老院能在其他地方实现吗

发布时间:2021-08-12 03:10:00浏览次数:

  全部展开


  原标题:上海:如何在全国最“老”的城市做好“养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王玉洁来源:中国青年报(2017年3月09日06版)


  康复老师带社区老人做毛巾练习。王玉洁/照片


  老人照顾老人家里早上刚铺好的床。王玉洁/照片


  “老龄化”这个词在今天的中国已经不再是“其他人的家庭”的一个陌生词了。当前,老龄化正成为关系到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重要课题。


  在上海尤其如此。上海是中国第一个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城市。截至2015年底,这座以摩登和时尚闻名于世的城市已累计有436万60岁以上的注册老年人,占全市注册人口的30.2%。


  庞大的老年人口基数,加上服务的养老制度与发达国家相比略显滞后,给城市带来了巨大的挑战。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发现,一种新型的“社区养老”模式正在上海各地蔓延。与机构,的综合养老金相比,它更适合大多数老年人,更“贴近人民”。


  标准,老人对服务的照顾高于“机构"的早期教育”


  在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街的一个老小区,有一个在老年人中享有盛誉的“养老院”——硬件装修堪比四星酒店,软件服务高于五星标准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这座位于建筑的总面积为1060平方米的老年之家,乍一看更像是一座完整的“设施早期教育机构"”。


  楼梯上的每一步都用一张明亮的贴纸标明“步数”,从一楼到二楼,老人将得到一大笔奖励——祝贺完成这次“攀登之旅”,全程有24步;每张床旁边,都有老人喜爱的卡通靠垫和全家福照片。当他们需要私人空间时,木质可以通过移动门来拥有一个单独的小房间;在活动室,小黑板上写着一首“四、十”的打油诗,是今天帮助老年人锻炼口腔肌肉力量的课程内容之一;痴呆老人区的地板上有1 ~ 12级台阶的标签,是老人每天锻炼的“起点”和“终点”。因为记忆力下降,即使是最基本的照标签走路,对一些老年人来说也是一种“锻炼”。


  如果我不告诉你,恐怕你无法想象这是机构政府办的一个公益养老机构。无论从服务还是硬件条件来看,这似乎不应该是一个“政府支持”的服务,而更像一个以市场为导向的“早期教育机构".”


  上海市民政局老龄处处长陈月冰表示,“十三五”期间上海的养老目标已经从过去的服务养老向多元化方向发展。“过去,当谈到政府和政府运营的养老金时,机构,觉得它是一个贫穷的服务。现在,政府为我们提供场地,社会机构被邀请入驻。老年人本身在支付费用的一小部分地区提供了一个更有活力的服务”


  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上海与陆家嘴老年综合护理院一样,先后在中心推出“老年护理院”。这种嵌入式、多功能化、小型化的设施社区养老,可以为老年人提供便捷、全面的服务养老。目前,上海共有73家父母养老机构,预计到2017年底,中心市区和郊区城市化地区的街区将全部覆盖。


  新模式诞生了,政府不再“直接运行”养老


  “十二五”期间,我国养老服务模式可以简单概括为“9073”——即家庭自理、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机构养老服务一体化。90%的老年人在家照顾老人,7%在社区,3%在机构


  “十三五”期间,老年人口的新发展对养老模式提出了新的要求。在上海,服务综合供应体系更受重视。理想的状态是“90、7、3”三批人能为老服务和机构提供全面的服务


  “过去,设施政府运营的养老金主要是为了满足健康和年轻人的需求;现在社区里独居的失能人、痴呆老人越来越多。这部分正好需要。怎么才能遇到呢?”陈月冰说,上海的解决办法是,政府和企业社会共同努力,为机构,的老年人提供服务,和享受服务自己的钱。


  以陆家嘴老年综合护理院为例,它的位置和建筑原本是设施的公共社区。当地政府邀请上海富源通过竞标支持中心,服务的服务。机构,服务,的这个老年家庭自从与装修的联系以来,就一直在建设,生活,那里的老人照顾他们的家


  咨询富源养老部经理余玲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场地,的装修和咨询的策划都参与了这次太空探索。“除了硬件设置比较合理,外,服务人员的聘用也是由我们在管理"进行的


  这家养老院有各种类型的服务人员,如康复教师、护士、社会工作者、志愿者等。而服务多少的人员是由机构当地政府根据当地老年人的实际需求并按照标准全市的统一要求提供的。


  今天早上,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的记者看到,一楼非失能区的老人正在和康复老师做日常毛巾练习。这种简单的拧毛巾运动可以有效地锻炼老年人的手指活动能力。


  只有32张床位和30个护理名额(“护理名额”是托管-reporter's老年人的接待能力注)。在一个社区里,哪些老人可以留下,哪些老人不能留下,是一个关系到公平的大问题。


  独居老人郑,通过微信平台陆家嘴在线注册,成功入住综合养老院。14天前,她因为腿骨折住院做手术。她出院后,直接住在两人之间的养老院。在这里住一天,她需要支付支付大约150元人民币的护理,加上食品费用,这在标准,收费是统一的


    每天晚上,值夜的阿姨会帮助她起夜如厕,“态度很好。有的老人一个晚上解手四五次,阿姨都没有怨言。”这比自己每月花费五六千元请一名住家保姆要划算得多,“保姆又没有护工资质,很多人听说要照顾老人,头也不回就走了。”


    郑阿姨介绍,自己在医院住院期间,就通过网络递交了申请,后来街道社工直接到医院来评估她的病情,通过评估后才得以入住长者家园。


    这套评估体系,据陈跃兵介绍,全市统一,它的全称是“市级老年照护统一需求评估信息管理系统”,通过各种细致的标准,将不同情况的老人分为6个等级,有的人可以完全享受政府“兜底”服务,但更多的人,经评估可以“自费一部分、政府贴一部分”地享受服务。所有申请者信息全部存储在系统中,方便查找、监管,统一调配资源。


    服务好“失能”“失智”老人才叫能“兜底”


    上海对这些长者照护之家的一个基本要求是,可以为失能、失智老人提供服务。陈跃兵说,过去公办养老机构总是找不到合适的“市场化道路”,但如今,随着国家政策逐渐开始允许民营养老服务机构进入,公办机构也找到了一条合适的市场道路,“除了民非组织,我们也鼓励有责任心的企业参与运营。”


    能不能为失能、失智老人的刚需提供服务,成为“竞争”的一个焦点。


    我国人口老龄化过程中,当前最为突出的问题是失能失智老年人数量迅速增加。最新统计显示,全国失能失智老年人超过4000万,他们的养老及医疗问题直接影响1亿多户家庭。


    在上海,满头白发的失智老太徐阿姨,多次走丢。最近,她的家人在实在看护无力的情况下,把她送到了社区长者照护之家,等待评估。评估期间,长者之家允许她先暂时住在这里,接受看护。


    “这真正是政府需要兜底的人群,帮了大忙了。”徐家人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为了徐老太的托管问题,全家人跑过不下10家养老机构,均不予接纳,“风险太大,都不愿意接。”


    那么,政府和社会机构合办的长者之家,在如此高风险的情况下,又有什么底气来为失能、失智老人兜底呢?


    于凌告诉记者,过去不是机构不愿意管失能、失智老人,而是“不敢碰”这个群体。“从管理角度来说,只要管理到位,基本不会存在太大的风险。但是,大家一方面怕万一,另一方面又不太愿意支付高昂的管理成本,所以都爱‘抢’健康老人。”于凌介绍,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养老服务机构如果想要与政府合作搞养老,那么除了接纳一个社区内的健康老人外,失能失智老人也是“标配”。


    相比过去,现在服务失能失智老人更加“保险”。


    据悉,上海从2015年开始,实施“以奖代补”政策,从内设医疗机构、招用专技人员、品牌连锁经营3个方面,对符合条件的养老服务机构进行奖补。为帮助养老服务机构防范运营风险,上海还推出了“养老机构综合责任险”,由市、区与养老机构三方共同承担保费。


    截至2015年年底,参保养老机构占全市总数的87%,百床发案率呈下降趋势。


    从2017年1月开始,上海还推出了涵盖服务人员、服务对象以及涉及第三方责任的社区养老服务综合保险,帮助社区养老服务机构降低运营风险。


    每一家养老服务机构,未来在上海市民政局都有“一个分数”。上海目前已对200多家养老机构进行评定,从设施设备、管理水平、服务质量、社会信誉等方面进行评估。按计划,将用两到三年实现上海全市养老机构等级评定的全覆盖。


    参考资料:中青在线的新闻报道


天缘养老 · 为长者创造温暖家的生活

用我们的真情和陪伴记录长者的幸福晚年!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重庆金岁山庄老年公寓 Rights Reserved.渝ICP备19005861号技术支持:众云诚

电话咨询

133-6825-2334

微信扫一扫

top

返回顶部